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truggling to win

发奋图强,自强不息——继续,继续,Keep Going !!

 
 
 

日志

 
 

[原]万绿河源行  

2010-03-28 14:53:24|  分类: 记翠园三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前头:

该文章是用两个连续奋战到两点的夜晚抽空写成的,没经修改,或许会有或多或少的语句错误和思维混乱,先放上来,有时间再修改吧。而且作为语文作业,没有记述河源行中大部分变态而又风流的东西。也就是说,该文很正经,专程来找乐子的同学可以直接跳过了。

 

 

 

 

 

万绿河源行

WILLKWONG原创

 

上一次与大自然的亲密接触已经不记得是何年何月了。这种机会对于学生而言,等于奢侈。可奢侈并不是遥不可及的,最起码本次春游的行程绝对对得起奢侈二字。

深圳早晨的天空永远是灰蒙蒙的一片,河源那边也不例外。旅游巴欢快地行驶在连接深圳与河源的公路上,尽管全程耗费了整整三小时。到达第一站河源东源中学做联谊活动时已经临近中午,饥肠辘辘的一行人只渴望着能尽早够饱餐一顿,好在后来酒家那迟来的饭菜没有让大家失望。(不得不提的是,那里的学生实在太热情了!)

一路上听导游说,河源有三多,即“山多、水多、鸡多”。最后一项引起众人爆笑的“鸡多”已经亲口品尝过了,而下午正是向河源的“山水多”进发。这一站有一个美妙的名字:镜花缘,属万绿湖景点。

如粉末般的细雨自我们到河源以来一直就没停过。大巴沿着一条刚开发的泥泞大道左摇右晃地行进着,不经意间撞进了一片翠绿之中——真的是一片翠绿!大巴转过一个大弯,只见道路的护栏外忽然出现了貌似是湖的一角,湖中小岛上巨榕盘踞,而那水却是绿得奇深,犹如会发光的孔雀石一般,照耀着四周环抱的山势。我的第一感觉是:这人人工染就的吗?天然水怎么可能绿成这样?可导游说,千百年来就是如此的,这也就是万绿湖名字的由来。“万山成一绿,万绿成一湖”,万绿湖三个字,形容得实在贴切。

待到下了车,迎面而来的第一口清新空气清爽得让人心旷神怡。行人径的左侧是长满巨树的垂直护坡崖,右侧则是广阔无边的万绿湖,与小雨微风同游,的确写意。我特意走得很慢,给自己营造一个专属于自己的享受空间。近处沙滩的湖水是透明的,极其清澈,能够清晰地看见水中的颗颗细沙。离岸远些水则开始变得青蓝,再远一些就完全渐变成不可思议的绿色了。小亭中凭栏远眺,只见远方原本水天相接的地方已经被清白的大雾所遮蔽,呵,就像是一位伊人抿嘴而笑,多了几分朦胧的娇媚。绿山穿插在流动的白色巨浪中,如同白发银须的仙人,顶着一副清高自傲的模样一动不动地伫立在湖旁。湖面的风肯定很弱,不然那悬浮在水面上缭绕轻雾也不会赖着不走了。眼前的一切本来就是一幅泼墨的山水画卷,可与传统不同的是,那“墨”可是玄绿色的。“气吞云梦泽,波撼岳阳城”,或许就应该是这种感觉的吧。若此时有古琴一把,香茗一壶,棋一局,岂不绝妙?

先前说的湖中岛原来也是有名字的,同样的诗意盎然:仙缘岛。有一条桥在雾色中隐隐约约地连着两头,横跨碧水。岛上很清静,上面除了绿树怪石,碎叶小路,时不时一两声鸟鸣,还有许许多多用写满祝福、挂在枝头上的红布条。我走近细看,那字迹早已模糊,不知挂了多久、经历过多少风雨了。它就静静地为书写者祈祷着,千年不变。

若觉得之前远看湖水不过瘾,那么就跟大伙儿在湖上划一程龙舟吧!水花四溅,笑声不断,我就被前面的哥们用桨泼得半身湿透,臭小子,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那可怜的裤脚直到晚上与酒店同房的兄弟关灯盖被聊天至凌晨两点多都没干,那泡了半天的袜子更是“香气逼人”。

第二天。那可爱的小雨似乎就从来没有停过,一直俏皮的飘飞着,就喜欢打湿行人的衣裳。吃过美味的客家式早饭,便驱车前往本次行程最后一站:桂山。

其实桂山和镜花缘里河源市区都很近,可以说河源是被山水包围着的。我甚至在怀疑,河源的古人绝对就是贪玩成性,看周围好山好水方便游历才下决心定居下来的。桂山景区在桂山山区很深的地方,盘山公路都要深入二十八公里才能到达。随着海拔的上升,看着窗外被雾云压在底下的高大森林,逐渐有了一种欲“升仙”的奇妙感觉。那“山色有无中”的视觉冲击绝对是难以磨灭的。

导游说,从前桂花仙子下凡,就是住在这座山的,该山就因此得名。进入桂山不久便听到哗哗的流水声,可只闻其声不见其形。只听见前方有同学很兴奋的叫着“哇,好清澈啊!”

我们快步跟上才发现,原来是有一条细长的小溪从山上蜿蜒不绝地向下流淌着。这条溪名曰花溪,小溪两旁全是长相怪异的玄色巨石,有的像大大的爱心,有的则像俯下身子饮水的大象,欢快清澈的流水碰在其上,颗颗晶莹雪白的珍珠迸溅一地。当然,既然称得上花溪,没有花怎么得了?有一种在溪流两岸出现频率很高的橙色小花,长条喇叭状,一朵朵绽放的笑颜彼此挨得紧紧地,远看起来就像是橘黄色的瀑布,那小花就要奔流而下一般动感与美感十足。

小溪两侧是用早已经长满青苔的鹅卵石铺砌而成的小路。整条溪径都被两旁参天的古树所包围着,时不时有几座飞檐旧房隐藏其中,又有造型古朴的藤桥连接着小溪两岸。不知为什么,每每看见有流水、有古树、有怪石、有古屋、有青苔、有溪径的地方,就会有一种油然而生的怀旧之感,很有中国风的韵味,我想这是在世界上其他角落都绝对没有的深厚文化底蕴的体现。走在小路上,面前经常会出现长得极其嚣张的树藤,它们无视一切,孤傲的霸占着整条小路,行人也只能够在藤蔓的间隙中闪躲穿行。我一路上拿着同学的相机,快门卡擦卡擦地摁个不停,直到最后电量耗尽时才意识到自己拍照拍上瘾了。在我眼里,桂山的一切都是如此妙极,叫人为之折服,不拍多几张还真是对不住自己。

花溪的尽头是一个与万绿湖绝对有九成九基因相似的大蓄水湖,同样的,这水啊,绿的极其夸张,若不是我戴了眼镜,或许会以为面前出现了一道绿色的屏障,雾色迷离,时隐时现,上通云端,下连大地。湖的四周尽是那长得眉清目秀的杉树,深绿一片,难以分割。究竟是树映水成绿,还是水映树成绿,呵,这个问题还是留着自己慢慢琢磨吧。小雨渐渐下大了,我们这些没带伞的也只能眼看着带伞的同学嬉笑而过。可我们有一点是的他们所没有的,那就是,我们全身上下都被自然染成最圣洁的绿色。

看过期后精彩的“野人表演”,也是时候返程了。在桂山的三个半小时,这一片带不走的青山绿水,带给我这个城市里的“大自然乡巴佬”不少难忘的记忆。或许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在河源的最后一顿,吃得特别饱,特别香。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对原本陌生的河源产生了亲切之感,离开时竟有些舍不得。两天时间过的飞快,也终归到了诀别之时了。

微风细雨当初手把手带领着我们进入河源,如今又不舍地与我们挥手告别。旅游巴在公路上疾驰着,带着我那颗装满绿色的心,返回那个属于我的战场。

万绿河源行,在留恋中写下闪光的句号。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