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truggling to win

发奋图强,自强不息——继续,继续,Keep Going !!

 
 
 

日志

 
 

《城变》  

2009-08-25 17:57:20|  分类: 生活,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学月刊的作文

 

 

 

城变

 

城村的变化不及大城市一般日新月异,其忽隐忽现的发展步伐也正紧随着潮流的发展。或许它是在等待着如雨后春笋般爆发的时机吧。

我每年都随着我的父母回老家一次。我妈经常感慨:“现在就两个多小时就到了啊。”毕竟以前的轮渡加转车起码要十二小时,哪里及得上现在的全线高速?阔直却望不见头的高速公路两旁,那些绿色中的农家似乎朴素如前。耕牛哞哞,拖着犁,依旧在农田里挥洒着汗水。这景象和其头顶的高架桥相互形衬,很是和谐。

如此强大的公路网络一直延伸至老家开平境内。上年还颠簸的水泥路已经拓宽,以沥青铺面,其修建速度令人称奇。公路似是连接着古朴和现代的时空隧道,车窗外道路两旁的远景似苍穹一般,渐变得没有丝毫破绽,由起初的农家瓦顶、阡陌小路、稻田耕牛到高楼广告、交错大道、花坛汽车,活脱脱的一部纵观城市发展的史书。

我们在开平的住所在原来的一条臭水河旁,是老爸十年前买下的。他在解释为何买在这里时总是越讲越自豪:“我是看中它的前景啊!”换作是我,我就肯定对臭水河避而远之了,还怎么会看到前景?可事实放在眼前,令人诧异不已。这条臭水河后来几经改造,竟成为当今开平市区里最最繁华热闹的商业步行街。

本身步行街就四五里长,挺宽阔,大理石铺地,两侧全是商铺小店。每天清晨就有小贩开始沿路摆摊了,满满当当地挤在街道两侧,叫卖声直到凌晨才渐渐消退。这是初入现代化的开平的人们,平日消遣娱乐的圣地。人群在其中川流不息,有衣着光鲜前卫的年轻人四五成群,喝可乐、舔雪糕的;有一家老少集体出动的……反正很是休闲。到了晚上这里就更加热闹,名牌店里人群翻涌,小吃铺前长队等候,灯红酒绿,光怪陆离,繁华的很。

农村的发展就肯定比不上市区了。

每次我爸都会领着我们回到他出生的地方——“在田里”。它依山伴水,绝对的人杰地灵。从市区的大车站坐公交车到那边得一个小时,感觉会像刚到开平的时候,再一次穿越时空,这次是逆方向。

古朴的风光渐渐又包围着公路了。路边的老榕静静地晒着并不炙热的阳光,懒懒的,长须在风的撩动下悠悠地晃着。脱漆的牌楼下羊肠的黄泥小道,连接着两个时代。时而远方的村落中会出现久违的惊喜,那就是开平著名的碉楼。水泥抹就的墙壁高高的耸起,底部呈四边形,其顶部却是典型的西方特色建筑风格,穹顶或宫殿式的楼阁令它鹤立鸡群。岁月失去了它们的光华,却丝毫没有带走它独特的韵味。它就如同守护神般保护着村落。是啊,它们本来就具备防御功能。

途中不知闪过多少村落,多少碉楼,多少农田,和天空一般,似乎从来都没怎么变过。除了汽车、交通灯、绿化带、大宾馆、汽车,昏黄脱皮的水泥墙、西式的骑楼、青石的地砖,这就是我一下车看到的一切。怀旧夹杂着现代,这就是现代化的步伐?我爸以前打球的球场、和我妈去看电影的电影院都丝毫没有变过,硬说要变的只有墙漆和锈迹。这里离在田里还有一段路要走。

黄土,就是乡村的路。飞驰而过的摩托扬起的尘土洒在路边很是匀称。黄土两侧零散有些简陋的小店铺,有些人在树荫下半裸着乘凉,有些则在扇着葵扇与友人下着象棋,而老板娘则在看着电视剧。原本的空地上渐渐多起了别墅,明显是新建的,有些占地面积很大,很是恢弘。空地上不单只有别墅,工厂同样抢占着土地。

走了约半个小时,终于走到村子里头了。

我爸一路上都跟村民打招呼,很多人也认出我爸,过来问候几句。就在我们行进在青灰墙壁夹着的布满青苔的石板路上、前往祖屋看看时,忽然吓了一跳——一只大黄狗正在前头的交叉路口间,死死地盯着我们,嘴里发出“咕咕呜呜”的低吼。他一眼就认出我们不是村里人,朝着我们大吠,似有冲过来袭击我们的可能。我害怕得不敢乱动,人与黄狗在对峙着。就在如此危急关头,一位熟悉的老婆婆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只见她跨着蹒跚的步履驼着背,一摇一摆却很是迅速的来到黄狗旁边,用手一边摸着,一边嘴里用含糊地说着:“自己人啊,自己人啊,……”令我诧异的是,凶猛的黄狗在老婆婆的轻抚下竟然立即放下了警惕,当时很主动友好的走过来,嗅嗅大家,才转身晃着尾巴,似乎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消失在交叉路口。我们如释重负,长舒口气,过去跟婆婆致谢。

整一个在田里,真是名副其实的“在田里”。四面环田,绿色延绵接天。村子边上都种满粗大的阔叶植物,跟先前的榕树一样懒散,难道树也有共同的享受之道?村子不大。正前方有一所“开星小学”,正是我爸的母校。顶上红星早已褪色,露出黄灰的墙皮。它已经被废弃很久了,如今充用村务发布墙,红纸片片,残落墙头。小学前是一个看起来新修不久的篮球场,篮球场旁有一池碧绿的小塘,小唐边上的青石级上坐着一位老妇,正在池水里搓着衣服。水声哗哗,时而鸡鸣狗叫,很有乡村色彩。老妇背后便是青石砖瓦搭就的房子了,都已老的只剩下青石板青灰的颜色,飞檐瓦顶,这是留下的历史。房子如今大部分都置空或只有老人看守,年轻人不是去耕作就是出外打工去了,好像除了跨省,还有到越南缅甸去的。

 对了,那位老妇本来是可以看到池塘外不远的大河的,如今却只见到一间大国字号石油化工厂的身影。我爸说他小时候经常在那边抓小螃蟹和鱼,我妈也争着说她以前的捕鱼经历,很是向往。但“可如今却什么也抓不到了。”都是他们的结尾语。听村里人说,以前下大雨,是可以通过自行修挖的渠道排积水的,可现在工厂建立,地基升高,水却往村里灌,上次还不知冲走多少东西呢。

 难道纯朴的村景真是看一眼少一眼?

 将来城市的发展会破坏掉这里的一切吗?

 现代化的建设应该以和谐为理念,可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这种思想却似乎从未改变过。改变需要协调,我们也需要这么做。或者趁着家乡还未完全踏上现代化道路的时候,快回去看一看吧。或许等到发展像雨后春笋般大爆发的时候,就已经看不到了。

 

 

 

 

 

 

翠园中学

高二(叄)班

邝图强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